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人口大變局時代,萬億城市正在洗牌

每日經濟新聞 2022-04-07 21:00:53

在去年全國人口僅增長48萬人的背景下,人口區域格局正在迎來新一輪洗牌。從全國來看,哪些城市人口增速放緩,哪些城市逆勢起飛?長遠來看,又呈現出哪些趨勢和機會?

每經記者 淡忠奎    每經編輯 劉艷美

圖片來源:攝圖網_501372764

萬億城市是全國經濟發展的排頭兵,也是人口增長的主力軍。截至目前,全國24個GDP萬億城市中,除深圳外,2021年末人口數據皆已揭曉。

其中,武漢憑借120.12萬人的增量“一騎絕塵”,常住人口規模也反超鄭州,重回“中部人口第一城”位置。與此同時,成都、杭州、西安等新一線城市人口增量也超過20萬人,與武漢一起構成年度新增人口第一方陣。

相比之下,北京、上海、廣州等一線城市人口增長速度顯著放緩。其中,北京常住人口連續第五年出現負增長,上海2021年人口增量僅1.07萬人,此前的“搶人”大戶廣州人口增量也僅為7.03萬人。

在去年全國人口僅增長48萬人的背景下,人口區域格局正在迎來新一輪洗牌。從全國來看,哪些城市人口增速放緩,哪些城市逆勢起飛?長遠來看,又呈現出哪些趨勢和機會?

中部競逐

在這場萬億城市人口爭奪戰中,最為激烈的焦點之一,便是“中部人口第一城”歸屬。

“七普”數據公布時,鄭州春風得意。2010年至2020年,鄭州常住人口增加397.41萬人,十年增長46.07%,成為中部地區人口增長最快的城市。對比來看,武漢、長沙增量分別為254.11萬人、300.69萬人。鄭州也由此取代武漢,首次成為中部人口規模最大的城市。

從全國來看,鄭州更超越杭州、青島、哈爾濱、石家莊、南陽、周口、臨沂、濰坊、保定、邯鄲和溫州等城市,常住人口排位前移11位,躋身全國前十。

如今,武漢又憑借全國第一的人口增量,一舉反超鄭州,重新奪回中部人口第一城的稱號。最新數據顯示,武漢、鄭州常住人口分別為1364.89萬人、1274.2萬人。

與此同時,武漢城區人口(2020年為995萬人)優勢顯著,有望成為繼上海、北京、深圳、重慶、廣州、成都、天津之后,第8個超大城市(城區人口超過1000萬人)。

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后疫情時代的人口回流。在全國超半數省份常住人口負增長情況下,去年湖北全省人口增量為54.7萬人,僅次于浙江和廣東。受疫情等因素影響,2020年湖北一度流失人口150多萬,如今正在逐步回流。

與人口增長相伴隨的是,武漢經濟正迎來強勢反彈。2021年,武漢GDP為1.77萬億元,同比增長12.2%,經濟總量位居全國第九位。雖然尚未回到疫情前的位置,但經濟恢復帶來的人口回流效應已經開始凸顯。

圖片來源:攝圖網_500854225

低生育率背景下,人口的遷移流動越來越成為不同城市人口變動的主要因素。在復旦大學人口研究所教授任遠看來,歸根究底,決定人口流向的因素,最主要是由于不同地區經濟發展和就業機會的差別帶來的。例如,疫情這樣的突發災害性事件,會影響湖北乃至整個中國人口遷移流動的總量和結構,但是長期的人口流向,還是由一個地區長期的經濟社會發展所決定。

從目前來看,在中部地區,武漢經濟總量和人口規模都具有領先優勢。不過,相較于武漢,鄭州在人口腹地、經濟和人口首位度上都還有更廣闊的增長空間。

根據武漢、鄭州國土空間規劃,兩座城市劃定的2035年人口上限分別為1800萬人、1660萬人。未來,中部地區人口第一城的角逐,依然將是武漢和鄭州的“二人轉”。

省會崛起

武漢和鄭州“逐鹿”中原背后,正是省會城市的強勢崛起。除武漢外,成都、杭州和西安的表現也十分亮眼。

圖片來源:攝圖網_501280081

2021年末,成都常住人口為2119.2萬人,增量24.5萬人;杭州常住人口為1196.5萬人,增量23.9萬人;西安常住人口為1316.3萬人,增量20.3萬人。在24座萬億城市中,成都、杭州、西安與武漢一同構成第一方陣。

成都和西安都是“強省會”的代表,2021年GDP分別達到19917億元、10688.28億元,分別占據所在省份37.0%、35.9%。2021年,四川全年人口增量僅為1.3萬人,陜西甚至首次出現負增長——人口規模減少1萬人,而成都與西安保持超過20萬人的增長,也反映出中心城市對區域人口的引力。

上一輪人口爭奪戰中,深圳、廣州、成都、西安、鄭州、杭州、重慶、長沙成為最大贏家,十年人口增量都超過300萬人。其中,成都和西安更是分別達到581.9萬人和448.51萬人,展現出強省會強大的增長潛力。

在都市圈時代,這些省會城市和中心城市的輻射帶動作用有望進一步增強,不僅作為區域核心增長極,也逐漸在更廣闊的腹地內完成分工與融合。另外,受疫情反復等因素影響,就業向省內回流也逐漸成為一種新的選擇。

而作為長三角經濟重鎮,杭州身后則站著新晉全國人口增長第一大省——浙江。2021年,浙江省常住人口達6540萬人,憑借72萬人的年度增量,一舉取代廣東成為全國人口增長第一大省。從結構來看,在新增人口中,自然增長僅6.5萬人,機械增長高達65.5萬人。

也就是說,浙江人口增長動力主要來源于外部遷徙流動。與之類似,杭州新增23.9萬人中,除了2.9‰的自然增長(約3.5萬人),從外部流入人口高達20.36萬人。

這與近年來浙江、杭州快速發展帶來的人口流入緊密相關。而且,相比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杭州的人口政策也相對積極。

不久前,一則“大學生創業失敗,貸款10萬元以下由政府代償”的消息刷屏網絡,便是這個共同富裕示范區展示“友好度”的突出例子。這其中,不僅省會杭州成為最大受益者,作為杭甬“雙子星”之一的寧波,去年常住人口增量也達到12.4萬人。

此外,長沙、青島、鄭州、南京和福州的人口增量也在10萬人以上,表現較為亮眼。

一線趨緩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上海、廣州等一線城市的人口增速普遍放緩。

2021年,北上廣常住人口分別為2188.6萬人、2489.43萬人、1881.06萬人。從人口增量來看,上海和廣州新增人口分別為1.07萬人、7.07萬人,北京常住人口則下降0.4萬人。

圖片來源:攝圖網_501637633

多年來,北上廣深四大一線城市對打工人的吸引力無可撼動,盡享人口紅利。

七普數據顯示,深圳、廣州十年間人口增長分別為713.61萬人、597.58萬人,在萬億城市中分別排在第一、第二位,年均增量在六七十萬左右。北京、上海雖然已開始主動控制人口規模,但十年人口增量也分別達到228.07萬人、185.17萬人。

既然如此,一線城市為何突然“不香”了?

在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研究員田雪原看來,首要原因還是出生率下降,人口自然增長放緩。

2021年,北京、上海出生率分別為6.35‰、4.67‰,均低于7.52‰的全國平均水平。廣州出生率(戶籍人口)雖然還維持在兩位數(11.82‰),但相比往年也大幅下降。而從自然增長率來看,上海更是出現-0.92‰的負增長,北京也僅為0.96‰,廣州6.26 ‰(戶籍人口)的水平,也比 2020 年低 2.68 個百分點。

與此同時,近年來,北京和上海都開始主動控制人口規模。北京提出到2020年常住人口規??刂圃?300萬人以內,上海則以2500萬人左右的規模作為2035年常住人口調控目標。去年,盡管兩地落戶門檻有不同程度放低,但人口吸納能力已成逐步收縮態勢。尤其是北京,過去5年常住人口規模持續下降,累計減少6.8萬人。

另外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田雪原指出,“一些人在疫情或其他原因下,返回故鄉了,這可以說對北上廣深影響比較大?!?/p>

去年,廣州人口增量陡然跌破10萬,創造下近20年新低。廣州身后,整個廣東的人口增速也大幅減緩。2021年末,廣東常住人口為12684萬人,相比2020年末增加60萬人,增量直接“腰斬”。與之相比,2020年廣東常住人口增量達135萬人。

形成鮮明對比的例子是重慶。根據最新統計數據,2021年重慶外出農民工513.6萬人,下降1.7%;本地農民工242.7萬人,增長13.4%。2021年重慶人口自然增長率僅為-1.55‰,而當年常住人口增長3.5萬人,顯示人口回流。

當然,上海、廣州在常住人口增量大幅縮水的同時,戶籍人口去年分別增長11.49萬人和26.42萬人。這說明,一線城市的人口吸引力依然旺盛,人口結構或將繼續調整。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4

0

暴力强伦姧视频免费观看,国产亚洲妓女久久久久久男同,免费女人高潮流视频在线,在线va无码中文字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