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宇宙中心拆牌”——曹縣:紅過,還想紅

每日經濟新聞 2022-07-11 15:42:23

走紅一年,網絡上關于曹縣的狂歡,雖有調侃,也挖掘出了家底。曹縣不只是個簡單的地名,被人看見,進而引發驚訝、好奇,是曹縣比眾多縣城幸運的地方。

每經記者 吳林靜  淡忠奎  劉雅玲    每經編輯 楊歡    

晚上11點,正值直播平臺的黃金時段。

孫碩的直播間累積點贊數剛過萬,同時在看的人數不到一百。見人氣不甚理想,他連麥了另一位主播,各自賣力表演博取眼球。五分鐘的PK后,孫碩敗下陣來,他說“今天都連敗四場了”,一鍵關閉了對方主播的聲音。

所謂的“表演”,就是喊麥。去年5月,也是這個視頻平臺,也是這樣低沉的嗓音,孫碩自稱“大碩”,用一句“山東菏澤曹縣666,我的寶貝”喊火了曹縣。

隨之而來的“北上廣·曹”“宇宙中心”網紅梗,讓這座地處冀魯豫三省交界的縣城開始與一線城市相提并論。如今,大碩的熱度冷了,可曹縣還有流量。近日網友拍攝到,曹縣拆掉了此前豎起的“宇宙中心”牌子,又讓它登上熱搜。

在全國1866個縣城中,曹縣可以被歸入“頂流”。不少人慕名而來,又帶著些“不過爾爾”的失望離開。在它“出圈”一年之際,《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也來到這里,流量正在退潮,此時的小縣城回歸了日常,也還能找到些“紅”過的痕跡——

人們對走紅的結果喜聞樂見,卻對出圈的方式爭議再三;漢服生產、木制品加工等“網紅”產業紅紅火火,縣城財政卻止步不前;身為人口大省的人口大縣,年年在呼吁人才返鄉創業就業;縣郊是拆掉的“宇宙中心”牌子,縣城中心是拆不掉的廢棄摩天輪……

“曹縣畢竟是個縣城”,摘下網絡標簽組成的面具,曹縣顯示出更真實的一面。

氛圍

“不做電商都對不起自己”

曹縣走紅之初,“壟斷日本90%的棺材市場、承包中國1/3漢服生產、包攬國內70%的演出服市場”等電商底盤,就已為人熟知。

高光打在了曹縣的鄉鎮經濟上:大集、安蔡樓是表演服、漢服產業集群的承載地,莊寨、普連集、青荷則以木制品聞名,加上蘆筍、黃桃等農副產品,四大電商產業集群造就了168個淘寶村、19個淘寶鎮。

集群優勢托起了曹縣“全國淘寶村百強縣第二”的硬核實力,電商平臺給出的排行榜上,曹縣僅次于義烏。

走進大集鎮,還在村口,電商氛圍就迎面而來。村舍白墻上畫著“在外東奔西跑不如回家淘寶”的字樣,酒店、產業園、人力資源聯系處的名稱前綴著“淘寶”二字。

曹縣大集鎮的電商標語隨處可見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吳林靜 攝

往里走,丁樓、孫莊兩村交界處生長出商業街,與服裝生產相關的輔料店、布店、裁剪店、印花廠、繡花廠、制版店密集地分列兩旁,分工相當細。各家的門頭招牌上都寫上老板的手機號,一副隨時都可以接單的模樣。

門店之間,是一些快遞物流公司的投遞點,以及零星的餐館。餐館不多,因為工人們都是“下廠上宅”。一家印花廠老板說,一樓的機器會轟鳴到晚上八九點,雇工們晚上就直接上二樓住。

每天一到下午四五點,大集鎮就開啟一天中最繁忙的時候。從四處涌來的快遞車、運輸車、私家車、三輪車,常常將十字路口堵得水泄不通。

“即使疫情影響下,這里每天都有17米的半掛車從浙江柯橋拉來布料,至少都有13-17車?!辈芸h電子商務服務中心主任張龍飛,一年前走馬上任,見證了曹縣火熱之后電商產業發展的全過程。

在張龍飛看來,曹縣出圈無疑給當地帶來了巨大的流量,幾十家媒體來到曹縣,當地人互聯網意識也進一步增強,“舉個例子,街上賣燒餅的都沒有一個懼怕鏡頭的?!?/p>

他總結,在曹縣一切皆可觸網,“一店帶一戶,一戶帶一街,一街帶一村,一村帶一鎮,一鎮帶全縣”的發展模式,在當地形成了濃厚的電商氛圍,會讓你“情不自禁地覺得不做電商都對不起自己”。

現任孫莊村黨支部副書記孫康佳回憶,2014年他“退伍”回到孫莊,就做起了服裝電商。甚至不需要自建加工廠,拿一張圖紙到街上走一圈,幾天之后就能收回一袋成品,再放到電商平臺上售賣。

制作漢服的工人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淡忠奎 攝

阿里巴巴新鄉村研究中心秘書長左臣明描述了一套“零成本創業”的模式,即在國內一些電商村、鎮,因為產業集群發達、產業鏈完備,你只需要負責銷路,不需要親自生產,甚至不需要提前備貨,就能實現“零成本創業”。

觀察研究曹縣電商產業多年以后,左臣明說,曹縣自下而上的市場力量特別發達,不僅當地人致富,還帶動周邊的村鎮縣一起擁抱互聯網,曹縣也有實現“零成本創業”的基礎。

尷尬

281億銷售額與7000萬稅收

電商在曹縣的村鎮紅紅火火地鋪開,造就了個體的“致富神話”。

丁樓村是曹縣第一個淘寶村,靠電商摘掉了貧困戶的帽子。2018年某視頻平臺做了“全國各地人均收入排名”,丁樓村人均收入達到10萬元,超過北上廣深,這個對比成了“北上廣·曹”梗的由來。當地人說,“村里穿拖鞋的人,有可能是百萬富翁”。

曹縣大集鎮丁樓村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吳林靜 攝

孫康佳告訴記者,“去年,寶馬來大集搞營銷,不到三天時間賣出去八輛車。今年奧迪也來了,但只賣出去四輛,因為他們沒選好時機,那兩天大家都在家里忙訂單,沒人出來?!?/p>

村民的腰包鼓了,村集體的“腰包”卻沒鼓起來。

2014年,孫莊捧回了“淘寶村”的牌子。按照這個概念的認定,要么意味著這個行政村的年交易額在1000萬元以上,要么表示村里活躍網店數量在100家以上,又或者活躍網店數量占當地家庭戶數的10%以上。

可是,孫莊一年上交的村集體經濟收入也就幾十萬元,一名村干部的月收入也就1100元左右?!肮夥l電上網的收益、幾個廠棚的租金、商業街上的管理費,七七八八湊在一起組成了村集體收入的來源,想搞(基建配套建設)大的工程肯定搞不了?!睂O康佳說。

孫莊村的漢服加工點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淡忠奎 攝

放大到縣一級,電商產業“富民不富財”的尷尬局面更加凸顯。張龍飛談到,此前電商服務中心想出臺一項新政策,給滿足條件的電商企業以資鼓勵,“一家店補貼200元,但是財政拿不出這十幾萬元?!?/p>

6月17日,曹縣縣委書記趙福龍在菏澤市電子商務工作會議上透露:“2021年曹縣電商企業貢獻稅收大約七千多萬元”。

官方介紹,曹縣現有電商企業5500多家,網店6.6萬余個,其中億級店鋪10個。政府工作報告里寫到,2021年“網紅”效應提升了曹縣對外形象,“直接帶動漢服、木制品網銷量暴增,電商銷售額達到281億元”。

粗略計算,相當于平均一家網店年銷售額約42.6萬元,納稅才1060元。

2019年《電子商務法》正式施行,第十一條要求電商經營者要如實申報納稅,第二十八條提到電商平臺經營者應當報送與納稅有關的信息。

張龍飛談到,想按條實施,確有難度。一來不掌握電商平臺的交易數據,地方缺少收稅的依據,二來疫情之下,針對中小微企業需要給予減稅降費的惠企措施。

說到曹縣對待電商產業的態度,張龍飛一再提及“寬容自信、友愛包容”。當地電商正呈現出“點上帶動、面上開花”的燎原之勢,曹縣希望產業氛圍不淡,企業萬馬奔騰之勢不減。

價值

“不能只算經濟賬”

談及電商產業“富民不富財”的問題,左臣明認為“不能只算經濟賬”,要看到讓農民接觸互聯網、吸引年輕人返鄉的態勢,無形之中在縣域經濟中形成新的分工,帶動的是整個服務業的發展,“電商的發展實際上是給欠發達地區一個換道超車的機會”。

曹縣一邊接受著電商產業“富民不富財”的現實,一邊也在挖掘其他方面的價值。年輕人回流曹縣,最能體現電商產業的功勞。

今年36歲的阿麗(化名)曾是一名“北漂”,五年前因為家庭原因回到曹縣,“剛開始不是特別適應,大環境差挺多的,也挺難找到滿意的工作?!?/p>

聽人聊起電商,“當地有產業基礎,做直播門檻也不高,工作時間自由,掙錢還容易”,阿麗心動了。頭一天建好賬號,第二天就走進倉庫,拿起衣服站在了鏡頭前。

過去,曹縣是有名的勞務輸出大縣,僅“十二五”期間,全縣轉移輸出勞動力最多時達35萬人。但自2017年曹縣被國家認定為返鄉創業試點縣以來,在外人員返鄉的比例不斷擴大。

曹縣發改局提供的數據顯示,2018年以來曹縣累計返鄉創業就業9.73萬人,創辦各類經濟實體2.59家,累計帶動就業58.3萬人。返鄉創業人員中16歲至30歲約占26%,30至50歲約占54%,50歲以上約占20%。

連鄉村都吃到了年輕人口回流的紅利。孫康佳說,孫莊村9名村干部,其中2人滿了50歲,2人是“80后”,剩下的都是“90后”,“這樣的年齡結構,讓好些地方羨慕不已”。

當地的人才培養,也有了產業支撐。曹縣職業教育中等專業學校特別開設了“電子商務(淘寶)、電子商務(美工)”的專業,還有央企專門與學校合作定向培養互聯網人才,“曹縣是我們在全國范圍內,第一個落在縣城的人才合作培養項目”,項目負責人董老師說。

曹縣職業教育中等專業學校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劉雅玲 攝

更多的要素、配套服務搭起了框架。曹縣走紅后,國家知識產權局聞訊而來,推動“中國曹縣(演出服裝和林產品)知識產權快速維權中心”掛牌落地。像這樣的地方快維中心,全國目前也只有28家。

這個全縣平均每5個人就有一人從事的產業,“對聚集人才,促進消費,都有很好的作用”,趙福龍在6月17日的菏澤市電子商務工作會議上作出了“對電商持續加大支持”的明確表態。

如今,曹縣明確了電商產業在縣域發展中的角色與作用。曹縣發展和改革局局長伊國棟在書面回復《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時稱:

“電子商務可以通過促進經濟增長、增加就業機會、提高農民收入、完善產業鏈形成產業集群和促進產業結構升級等幾個方面給予城鎮化驅動力,實現人的聚集和就近城鎮化。我縣電子商務的發展是推動新型城鎮化的新引擎,是新型城鎮化的未來和后勁?!?/p>

轉型

以互聯網思維推“工業強縣”

6月16日,2022菏澤網絡消費節在曹縣開幕。菏澤市副市長張鵬在次日召開的菏澤市電子商務工作現場會上提到,“菏澤現在全國打得響的名片只有電商”。而菏澤的電商發展,曹縣就是領頭羊。

菏澤市電子商務工作現場會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淡忠奎 攝

過去十年間,借著電商經濟崛起的東風,不少鄉鎮陸續摘掉了貧困的帽子,曹縣整體的經濟體量也從菏澤墊底水平躋身全市第一經濟強縣。

但曹縣還是一個相對落后的縣城,2021年該縣政府工作報告坦言:“欠發達狀況還沒有徹底改變”。

看人均GDP,不及全國、全省的一半??闯擎偦?,44.18%的水平,不及山東63.94%和菏澤51.87%的基準線[1]??簇斦?,自給率僅25.46%,與省內強縣相比,無論哪一項都有相當的差距[2]。

曹縣一炮而紅,硬核出圈的電商卻不足以為當地的經濟發展提供足夠且直接的支撐。伊國棟在回復中直面這一問題:“縣域經濟的潛力在工業,根基也在工業。在縣域經濟競爭如此激烈的今天,工業強縣已經是各地的第一要務?!?/p>

曹縣有21個鎮,大部分都沒有工業基礎,很長一段時間里主要依靠農業帶動。發展極其不均衡是曹縣的一大特點。2022年,曹縣將“堅持工業強縣不動搖”視為重要的突破口,支撐曹縣實現由“大”變“強”的關鍵未來五年。

在網絡爆紅后,當地官方曾總結,曹縣處在山東省魯西南這么一個偏僻的地方,能火主要是“跟我們敏銳、接觸新事物比較快、有互聯網的思維有很大的關系?!?/p>

所以在推進工業強縣的道路上,曹縣再次舉起了互聯網的大旗,希望以此找到捷徑。

“我們現在既提工業品下鄉,又提工業品和農產品雙輪驅動。這是以前沒有提過的?!睆堼堬w表示,這是曹縣開展工業品上行暨“百企觸網”行動要做的工作,“曹縣有372家規上工業企業,他們的產品都可以嘗試通過網絡進行銷售”。

曹縣當地的工廠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吳林靜 攝

這項行動,將工業品上行做為主線,重點圍繞產品等要素,完善工業產業鏈條,暢通工業品流通渠道,助推企業產銷銜接,其目的是要激發曹縣工業企業發展活力,進一步推動曹縣電商產業迭代,縣域經濟高質量發展。

張龍飛解釋了一下,“曹縣有372家規上工業企業,他們的產品都可以嘗試通過網絡進行銷售”,而且一年以內達到百家工業企業觸網,然后再向其他領域的規上企業延伸。比如服務業,也可以開發一款小程序,目前曹縣已經開啟了“護士到家”服務。

未來

重新把握流量,做“品質網紅”

走紅一年,網絡上關于曹縣的狂歡,雖有調侃,也挖掘出了家底。曹縣不只是個簡單的地名,被人看見,進而引發驚訝、好奇,是曹縣比眾多縣城幸運的地方。

然而,流量不會天生轉化為成交額,不會自然衍生出發展的機遇。做漢服的博士胡春青說,“曹縣的走紅真正把我們的產業擺在了明面上。如此一來,對產品的質量和品牌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p>

提升品質,成為曹縣近兩年尤其重視的事情。張龍飛提到,不久前,曹縣主要領導曾去浙江跟漢服頭部品牌洽談,準備把他們招引過來,給曹縣本土的電商產業放入一條“鯰魚”?!叭绻粋€頭部企業一家獨大,就形成不了生龍活虎的局面。但要是沒有頭部品牌的引領,可能本土的企業都要走向下坡路?!?/p>

不僅是產業要走出“低質低價”的陷阱。

早在2020年,國家發改委印發的《關于加快開展縣城城鎮化補短板強弱項工作的通知》中指出,要求抓緊補上縣城城鎮化短板弱項,大力提升縣城公共設施和服務能力??h城城市生活品質提升也進入了頂層政策序列。

曹縣城區商業中心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吳林靜 攝

不少當地人回憶,最近五年曹縣中心城區出現了比較密集的變化——八車道的主干道通車了,路邊的口袋公園建好了,縣人民醫院晉升“三乙”,新改擴建學校195處,占地600畝的萬達廣場也開工了。

去年底,魯南高鐵山東段建成通車,曹縣邁入高鐵時代,莊寨鎮也成為全國少有的建有高鐵站的鄉鎮。開車在中心城區穿梭,一幢幢商住樓拔地而起,中介平臺顯示,曹縣的房價最高已經賣到每平方米5500元?!斑@幾年發展得太快了”,有人這樣感嘆。

縣城中心一座銹跡斑斑的摩天輪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淡忠奎 攝

2022年,曹縣給自己定下了許多要求:開放、實力、活力、富民、宜居、勤儉、和諧、宜業、幸福。九個方面,每一條都指向一座縣城應有的美好。

我們駕車駛離曹縣時發現,“宇宙中心”四個大字已經被拆下,取代為“商湯京畿、伊尹故里,愛縣忠誠,包容厚德”。聽當地人說,“宇宙中心”的牌子將在一個月后,重新立在萬畝荷塘景區,成為一處打卡點,記錄曹縣名噪一時的走紅史。

近年來借助網絡走紅的縣也不少,放在歷史的長河來看,狂歡終有停歇。把握流量帶來的機遇和紅利,吸引人、留住人,是這類“網紅”縣城需要考慮的問題,畢竟“出圈”靠運氣,實力才能造就“長紅”。

記者手記 | 從曹縣開始,記錄縣城城鎮化的高光時刻

采訪過程中,我們反反復復聽到一句話:“曹縣,畢竟是個縣城”。

說這話的人,往往有兩層意思——畢竟是個縣,漢服、棺木在產業鏈能呼風喚雨,但它不止這一個產業要發展、要扶持;畢竟是個縣,與一線城市相提并論是調侃,它必然和其他縣城一樣,面臨發展的尷尬與局限。

曹縣都如此,妄論其他,在城鎮化格局中,縣城往往是低能見度的存在。所以,國家提出“推進以縣城為重要載體的城鎮化建設”,以人為核心,從培育產業到創新體制機制,從公服配套、市政設施到歷史文化、生態保護,因“縣”制宜,既揚長,又補短。當新型城鎮化步入后半程,包括曹縣在內的1866個縣城迎來了一束聚光燈,等待人們重視、平視。

這一次,我們掀起曹縣的“網紅”面紗,看到它作為縣城的真實一面。往后我們還將走進更多縣城,觀察城鎮化最基本的單元,看見在城尾鄉頭生產生活的人,記錄鄉土的時代變遷。

參考資料:

[1]菏澤統計年鑒

[2]曹縣歷年政府工作報告、政府預算公開報表

記者 |?吳林靜 淡忠奎 劉雅玲

編輯 |?楊歡

統籌編輯 |?易啟江

視覺 |?帥靈茜

視頻編輯 |?劉雅玲

排版 |?楊歡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曹縣 曹縣 菏澤市 電商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1

0

暴力强伦姧视频免费观看,国产亚洲妓女久久久久久男同,免费女人高潮流视频在线,在线va无码中文字幕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